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千山便民网 2022-06-26 450 10

美国推翻“堕胎权”,影响为何这么大?从USA到USB的可能性增大

8717电影网免费看大片 https://www.8717.xyz

6月25日,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这意味着美国宪法不再保护女性堕胎权。

决定堕胎是否合法的权利,将下放到各州自行决定。

以共和党为主的各州肯定会第一时间响应,在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后,已经有13个州立即生效“堕胎禁令”,预计最后会有20多个州禁止或严格限制堕胎行为,这差不多就占了美国一半了。

而民主党为主的各州,自然就进一步强化女性堕胎合法的权利。

美国各州围绕堕胎是否合法都出现如此巨大分化的局面,势必会加剧美国进一步撕裂。

这件事情,其实比很多人想象中要影响得更大一些,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美国社会过去几十年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还涉及到美国一些宗教因素。

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的影响力,被一些美国人认为等同于第二次内战,现在这个“罗诉韦德案”被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影响有多大,可想而知。

甚至从长期影响看,这可能也是触发美国从USA变成USB的其中一个很重要导火索。

本文会就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可能产生的后果,跟大家做一个详细分析。

(1)来龙去脉

早在5月2日,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份内部文件就遭到罕见泄露。

泄露的文件草案显示,美国最高法院计划推翻50年前的“罗诉韦德案”中承认妇女堕胎权的裁决。

这件事情一出,马上引发美国舆论轰动,民主党各路人马纷纷举行大规模抗议,呼吁所有美国人为保护堕胎权发声。

不过,这一个多月过去了,美国最高法院仍然推翻了“罗诉韦德案”。

所以,围绕这件事情背后,美国各方博弈是十分激烈的。

首先,得说一下50年前的“罗诉韦德案”。

1969年,美国得克萨斯州有一名未婚女性“罗伊”意外怀孕后,想要堕胎,但当时得州法律是禁止堕胎,除非妊娠行为威胁到母亲的生命安全。

当时美国也是有一些州允许堕胎,有一些州禁止堕胎。

而“罗伊”并没有经济能力前往允许堕胎的州去进行堕胎,尽管当时“罗伊”对得州地方检察官韦德进行了抗争、但最终“罗伊”还是被禁止接受堕胎手术,并生下了一名女孩。

然后“罗伊”就起诉了检察官“韦德”。

这就是“罗诉韦德案”。

“罗伊”的律师认为禁止堕胎是非法的,是有违美国宪法。

这件事情当时闹得很大,最终在1973年1月,美国最高法院以7比2裁定,妇女选择是否堕胎的权利得到美国宪法保护。

当时美国最高法院也对堕胎权做出一些限制条件,例如怀孕不超过3个月,可以由孕妇自行决定是否堕胎。

怀孕超过7个月后,允许各州限制堕胎。

但总体来说,美国最高法院在1973年对“罗诉韦德案”的这个裁决,意味着堕胎权受到美国宪法的保护,所以美国各州就不能单独规定堕胎是否合法。

这里也需要说明一下美国的“海洋法系”。

世界上当前主要有两大法系,一个是“大陆法系”,一个是“海洋法系”。

大陆法系就是先制订好“法典”,把法律条文都规定得很详细清楚,法官判决需要严格根据法律条文本身。

海洋法系最大特点就是“判例法”占主导地位,海洋法系除了法律条文之外,更重要的是“以前怎么判”。法官判决需要考虑以前案件的先例,从以前的“判例”中概括出可以适用于本案的法律规则。

所以,对美国这样的海洋法系国家来说,以前怎么判是很重要的,而最高法院怎么判,就更重要了。

于是,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对“罗诉韦德案”的裁决,就成为了后来这50年,美国所有关于堕胎案件的判例标准。

现在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罗诉韦德案”,等于就是取消了宪法层面对堕胎权的保护,所以各州又有了自行决定堕胎是否合法的权利。

这个主要也是因为,美国宪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堕胎是否合法。

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堕胎权受宪法保护的依据也是引用“宪法对个人自主权和隐私权规定的保护”,来加以解释。

因为存在这种解释的空间和权利,所以过去50年,美国围绕着堕胎是否合法的争论,一直是社会主要争议话题。

这还涉及到一些宗教问题。

(2)为何撕裂

美国虽然是世界上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但很多人忽略了,美国也是世界上受宗教影响很大的国家。

美国新教对美国影响很大。

而新教和天主教,都是长期对堕胎持反对态度,而新教更加保守,就更加强烈反对堕胎。一些新教教派甚至反对使用避孕工具。

不管是天主教,还是新教,之所以反对堕胎,主要是基于他们对“生命权”的理解。

基督教徒认为,生命是上帝赐予人类的,所以人并没有堕胎的权利,也没有选择避孕的权利,而胎儿是有生命权的。

这个在100年前,对世俗影响是非常大的。

当时美国要是有人采取了避孕措施,都得跑去跟牧师忏悔。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还有这么极端保守宗教观念的人,已经很少了。

虽然围绕着堕胎的话题,在美国争议仍然十分巨大,但至少在避孕这件事情上,不管是欧洲的天主教徒,还是美国的新教徒,都没有那么抗拒了。

当然,以上我仅仅只是陈述一下,美国为何会围绕着堕胎这件事情引发这么大的撕裂,并不代表我个人对堕胎的态度。

我个人是支持女性拥有堕胎与否的选择权利。

不过,在这个基础上,我个人是反对滥用堕胎权利,毕竟现在堕胎有点随意化,已经成为新的社会问题。

堕胎对女性的精神和身体损伤还是比较大的,如果没有做好迎接生命的准备,就尽量不要让自己意外怀孕,不管男女都应该做好保护措施,我认为这是对生命尊重、负责的体现。

但凡事总有意外,在意外怀孕后,妇女还是有基于自己意志来选择留不留的权利。毕竟完全禁止堕胎,只会导致黑诊所盛行,对女性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这样的话题比较有争议,因为涉及到一些伦理和对生命权界定的认知,不同人肯定是有不同观点。

我能理解别人为什么这么想,但不代表我得去赞同。

不过,在这次最高法院推翻“堕胎权”后,美国一些比较保守的州,甚至连强奸所导致的怀孕都禁止堕胎,这个我就实在难以理解,只能说现在美国确实比较极端化,而且是两极分化。

相对美国来说,这个话题在我们这里,争议并不大。

世界上仍然对堕胎有强烈争议的国家,基本都是基于宗教因素。

所以,我们对这件事情,不需要有太多代入感,看美国撕裂吵架,做个吃瓜群众围观就好,别搞得我们自己内部也吵起来。

其实这件事情让美国最为尴尬,这让高喊人权的美国又一次自己打脸。

毕竟过去这么多年,女性拥有堕胎权已经是世界主流观点。

哪怕在欧洲也已经不是一个有很大争议的话题。

不过也有一些例外,比如波兰是在2020年裁定,女性只有在被强奸、乱伦或有健康危险的情况下才可以堕胎。除此之外,即便明知胎儿存在生理缺陷,终止怀孕亦构成违宪。

这件事情在波兰也引发巨大轰动,爆发了大规模抗议,但波兰在2021年1月,仍然正式实施这项禁令。

虽然有波兰这个例子,但总体来说,目前欧洲大都实现了堕胎合法化,目前只有安道尔、马耳他和梵蒂冈等欧洲国家仍禁止堕胎。

所以,美国这次最高法院裁定美国宪法不再保护堕胎权后,也引发西方国家一致声讨。

英国、法国、加拿大都集体谴责美国这一做法是“巨大倒退”。

联合国也同样跑出来表示,联合国反复重申生殖权利是妇女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

拜登自然也谴责美国最高法院犯了“悲剧性错误”。

虽然谴责美国最高法院推翻堕胎权的声音很多,主流媒体基本一边倒的谴责。

不过,我们也必须客观认识到,美国是有相当多数量的人群是反对堕胎的。

按照美国保守派和自由派的人数比例看,美国大约有30%的人反对堕胎,大约40%~50%的人支持堕胎权,另外有20%的人属于模糊不定。

所以,在美国反对堕胎的声音,也并非极少数,要不然美国最高法院也不会有机会做出这样的裁定。

自1973年堕胎合法化后,美国一直有反堕胎人士就一直试图来推翻这一决定。

在宗教和政治因素叠加后,是否支持堕胎,成为美国用来划分派别的重要标签。

基本是每一任共和党总统,都会把推翻堕胎权作为自己的选举纲领里的内容。

而民主党总统都会坚定重申支持妇女的堕胎权。

从总统到国会议员、再到州和地方官员,只要涉及到选举,这些美国政客们都必须在堕胎问题上表态。

于是,围绕着堕胎,就成为美国社会巨大撕裂所体现出来的一个大伤口。

在2016年之前,世界舆论主流的声音是被美国民主党为首的左翼力量所把持。

但这不意味着右翼的声音就此消失,他们只是被长期压抑而已。

而随着特朗普2017年的上任,全球集体右转,全世界被压抑的右翼声音,被大量宣泄。

特朗普虽然在2021年下台了,但特朗普在美国还是遗留了一份最大的右翼资产,就是特朗普任命了3名保守派大法官。

(3)巨大撕裂

美国最高法院有9名大法官,是终身任命制。

在美国这样的海洋法系里,以判例优先,会放大让美国最高法院的“解释权”。

所以美国大法官可以凭借自己对“判例”的解释,极大影响到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再加上大法官是终身任命制,只有大法官自愿退休或因为健康原因出现职位空缺,才能由美国总统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选,并需要参议院通过。

所以,正常美国总统任内可以任命的大法官是很少的。

但特朗普运气也比较好,在他4年任期里,就任命了3名保守派大法官,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多的。

在特朗普之前,美国大法官是6名自由派、3名保守派,自由派占绝对优势。

结果现在变成,6名保守派,3名自由派,形势一下逆转。

而且特朗普任命的大法官都是比较年轻的。

所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美国最高法院都会维持保守派占优的局面。

这次围绕堕胎的裁决里,最终的投票比例是5:4,投票支持推翻的5名保守派大法官,其中3名都是特朗普任命的。

所以,今天特朗普是第一时间跑出来邀功,说他兑现了所有承诺。

因为2016年,特朗普竞选的时候就表示,一旦胜选,他将任命更多的保守派大法官以推翻“罗诉韦德案”的裁决。

如果没有特朗普任命的这3名保守派大法官,哪怕少一个,这次堕胎权都无法推翻。

只能说特朗普的运气确实不错,但这却是美国的不幸。

因为这次推翻堕胎权的裁决,势必让美国进一步撕裂。

对拜登来说,不能在任内阻止最高法院推翻堕胎权,肯定会被选民视为失分项,让民主党在中期选举的处境更糟糕。

而特朗普的支持率会进一步巩固。

毕竟在美国政客普遍没有兑现竞选承诺的现实下,特朗普肯定大力宣传自己说到做到,这对中间选民还是有比较大的吸引力。

所以,这会进一步增加特朗普在2024年卷土重来的可能性。

同时,本次把堕胎是否合法的权利下放到各州,会进一步强化各州的撕裂,并且会强化这种更大层面的信息茧房。

比如,一个强烈支持堕胎权的自由派女性,基本就不可能在保守派州里生活,她有更大可能会转移到自由派州里去生活。

长此以往,会让保守派的州,变得更加右翼,而自由派的州变得更加左翼。

这对一个国家,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容易放大极端,减少共识。

当前美国左翼和右翼,这两个超巨大的信息茧房,对很多事物的认知,是呈现截然相反的观点,二者之间的分歧越发难以弥合。

2021年初的美国国会山事件、围绕枪支管控、还有堕胎权的巨大分歧,这都是美国巨大撕裂所显露出来的数个伤口。

美国这种“左右”严重撕裂,未来会不断产生这样的伤口,这样的伤口越来越多,谁也很难说美国会不会有一天被撕裂成两半。

当然,量变到质变,是需要一个过程,谁也不知道这个临界点会何时来临。

但当这个临界点来临的时候,USA就会变成USB。

我是星话大白,别忘了点赞支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千山便民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千山便民网 X1.0

微信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