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千山便民网 2022-05-25 450 10

媳妇行为不端,丈夫带五岁儿子做鉴定崩溃:绿他的竟是自己家里人

阳谋财金网 https://www.yangmou.net

大家好,我是DNA亲子鉴定师韩非池。因为职业的特殊性,我亲眼目睹了很多家庭悲欢离合的故事,在不暴露客户真实姓名地址的前提下,会陆续和大家分享一些行业见闻。

在上一篇的评论区,有位叫“无关风月6”的易友留言,说我们机构是“绿帽鉴定所,婚姻粉碎师”,这个评价虽然有失偏颇,却也说出了目前的行业现象,因为一方婚内出轨来做鉴定的客户确实越来越多了。

其实在我们看来,出轨同学、同事,甚至网友都是很常见的,上个月有个叫林涛的客户被证实戴了绿帽子,而妻子的出轨对象居然是他自己家里人,那才叫悲催。

林涛和妻子徐美芝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和大部分人一样,按部就班地相亲约会,结婚生子,这种生活简单又平静,林涛很珍惜,徐美芝却并不满足。

徐美芝人如其名,长得很漂亮,一双桃花眼脉脉含情。这种女人天生就是不安分的,林涛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出差,她不止一次地抱怨:“女人是花朵,男人就是阳光雨露,哪个女人不需要男人滋润啊……”

林涛只能尽量安抚她,后来徐美芝自己找乐子,她把孩子扔给婆婆,自己下班后就和男同事一起吃饭唱歌,也不回家。

林涛稍微说两句,她就大哭大闹:“我天天过得跟守活寡似的,和同事一起吃个饭怎么了?我又没干啥……”

为了息事宁人,林涛这几年一直忍让。直到最近有个邻居喝了酒,跟他开玩笑地说:“林子,你家亮亮今年三岁半了吧?和我家的一样大,哎,我记得那时候你在北京呢,都没回来几次,‘枪法’够准的哈!”

林涛就是再老实,也能听出邻居的言外之意了。他心里有了疑惑,再看亮亮,就越看越不像自己,比如他和徐美芝都是双眼皮,亮亮就是单眼皮,性格也一点都不随他……

我告诉林涛:“外貌和性格是不能作为判断依据的,何况孩子还那么小,如果你真的不放心,就做一个DNA亲子鉴定。”

“我就是这么想的,不管亮亮是不是我的孩子,我都要一个准确的结果。”林涛态度坚定地说。

当天幼儿园放学的时候,林涛把亮亮接到了我们这里,我分别为他们父子采集了指尖血。亮亮被扎痛了,咧嘴哭了起来,林涛不耐烦地呵斥他:“哭什么哭?”

亮亮被吓住了,委屈地含着泪,不敢再哭。林涛又心软了,弯腰抱起他,说:“不哭了,爸爸带你去吃肯德基!”

我能理解林涛的心情,这种矛盾纠结,在很多带孩子来做鉴定的父亲身上都能看到。

当他们意识到孩子有可能不是自己亲生的时候,心态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亲情与猜忌像两股力量在往不同的方向拉扯,撕裂着他们。

老实说,我对林涛是有些同情的。根据我经手的案例来看,只有一部分男人得知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会果断拒养,像林涛这样天性善良老实的人是狠不下心的。

为了早一点出结果,下班后我留在实验室加班,林涛和亮亮的样本在PCR室模仿DNA自然生成机制,通过仪器进行体外复制,然后送到检测室。

检测室里都是高端精密的科学仪器,其中一台大块头仪器就高达120万,可以自动检测出每个样本的基因型,得出每个个体的遗传信息,分析样本间的关系,最后再人工分析比对是一致还是存在差异,当事人心心念念的谜底也就是在这时揭开的。

正常来说,鉴定结果只有两个,是或者不是。但是,林涛和亮亮的检测结果却出现了第三种情况,这让我深感惊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操作出现了误差。

第三种情况

我没有出具鉴定结果报告,而是直接打电话给林涛,让他到鉴定中心来一趟。林涛一听鉴定结果出来了,急忙赶了过来。

我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如实对林涛说:“根据鉴定结果来看,亮亮是你的孩子,但是又不完全是……”

林涛一头雾水,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孩子还能合伙生一个不成?”

“你说的没错,孩子的生物学父亲确实只能有一个人,但是你和亮亮的基因匹配太奇怪了。”我尽量用通俗的语言告诉他,现在鉴定机构做亲子鉴定,通常是通过对个人特定的遗传标记进行分析,这种遗传标记就包含在DNA中,与生俱来终生不变。

这些标记,在鉴定中被称为“位点”,取哪几个位点在我国司法部文件里有明确规定,不是任由鉴定机构随意选择的。也正因为如此,才能保证亲子鉴定的科学性和规范性,而林涛和亮亮的20个位点,有1个对不上。

“这是什么情况?”林涛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是亮亮和我的基因大部分都一样,但是不完全一样,所以确定不了是吗?”

“你这么理解也可以,”我详细解释给他听,亲子鉴定要形成一个结论,通常需要两个参数,一是累积亲权指数CPI,它是判断亲子关系所需的两个条件概率的似然比,即具有AF(被控父亲)遗传表型的男子是孩子生物学父亲的概率与随机男子是孩子生物学父亲的概率的比值。我们可以通俗地理解为在遗传基因上,这两个鉴定的父子之间的相像程度。

一般这个指数要大于1万,而另一个参数,也就是20个位点要全部对上,才能得出“亲生”的结论。目前林涛和亮亮的CPI是支持他们的父子关系的,但位点差一个对不上。

“这种情况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接下来该怎么办?”林涛问。

“或许是遗传过程中基因发生了突变,现在我们需要加测位点,把孩子妈妈的DNA也加入排查,确定突变的基因是来自父亲,还是母亲。”

这次林涛听明白了,想了想,说:“我带亮亮做鉴定,美芝不知道,要是不采血,用她的头发可不可以?”

我点点头,特意嘱咐他:“头发一定要是带有毛囊的,断发不行,你仔细找一下,一般梳头发的时候都有脱落,根部有白头的就是连着毛囊的。”

林涛答应一声,急急忙忙回去找了。我内心隐隐有些忧虑,我没有告诉林涛,其实他和亮亮有一个位点对不上,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如果排除基因变异,亮亮的生物学父亲就有很大可能是林涛的近亲属,比如亲兄弟,甚至比如父亲,只有这种情况才会造成遗传基因上的细小差别。

残忍的真相

一般亲子鉴定机构会对检材做三个月以上的保存,亮亮的血样第一次鉴定时,只取用了一部分,剩余的都进行了低温密封保存。

林涛把徐美芝的头发带来后,我优先为他安排做了检测,这次是针对徐美芝和亮亮两人的基因进行比对。

男孩的性别基因为XY,如果确实是遗传过程中基因发生了滑移,那只要确定发生突变的基因遗传自母亲,就说明亮亮仍然是林涛和徐美芝共同生育的孩子。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鉴定结果出来后,证实突变基因遗传自父亲一方。检测又回到了上个环节,要么是亮亮父亲方面的遗传基因发生突变,要么本来就是遗传自父亲的近亲属。

到了这一步,我只能把情况如实告诉他,委婉地说:“如果你们是和父母、还有其他哥哥弟弟同住,或许也存在某种可能。当然,基因突变的概率虽然低,但是也不能百分百就完全排除……”

林涛听了我说的话,像被雷霆击中一样,呆立在当场。他愣了一会后,一句话也没说,转身急急忙忙走了。

案例进行到现在,亮亮到底是谁的孩子,我依然不知道,但显然林涛心里是有数的。

绿他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家里人,是隐忍下来,当作不知道这件事,还是继续追寻真相?我不知道他会怎么选择。

此后一段时间,林涛一直没来。我猜他选择了隐忍,再也不会来了。没想到过了大半个月,有天外面正在下雨,林涛又来了,这次还带着一男一女。

那个女的就是徐美芝,她神情沮丧,容颜憔悴,但依然看得出非常漂亮;男的叫林洋,是林涛的弟弟,看起来被打得不轻,头上缠着绑带,一只胳膊也打着石膏,斜跨在胸前。

“韩医生,还得麻烦你一次,我们在医院要求做亲子鉴定,但是医院做不了。”林涛说。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DNA亲子鉴定包含落户鉴定,有一些没有出生证明的孩子需要做亲子鉴定才能上户口,而医院作为签发《出生医学证明》的主要承办机构,为了避免“自鉴自签”的体制内循环,是不能开展亲子鉴定业务的。

这一次,我采集的是林洋的血样,然后与亮亮的血样进行检测比对,发现20个位点完全吻合。亮亮的生物学父亲竟然是林洋,叔叔秒变亲爹。

鉴定意见书出来时,林洋怯怯地叫了一声“哥”,就再也不敢吭声了。林涛没有说话,眼神像能杀人一样。

徐美芝一向嚣张跋扈惯了,居然说:“你都把他打成这样了,还没解气吗?孩子不管咋说,好歹都是你们家的,你还想咋样?”

徐美芝话音刚落,林涛就劈脸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徐美芝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

“你敢打我?”徐美芝显然没想到林涛会动手打她,发疯一样和他厮打起来,保安要去制止林涛,被我拦住了。

徐美芝结结实实挨了一顿狠揍,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最后还是林洋跪下求林涛,说:“哥,你别打我嫂子了,这事都怪我,你要打就还打我吧!你把我另一个胳膊打折了,我也不说啥……”

“别叫她嫂子了,老婆、孩子、房子、车,我都给你,你们好好过吧!”林涛失魂落魄地走出鉴定中心大厅,连鉴定意见书都没有拿。

当时雨势越来越大,我回过神来时,急忙拿了一把伞追出去,林涛已经走远了。路上不时有车辆疾驰而过,人们都在急着赶回家。

我不知道林涛要去哪里,只能看着他落寞的身影越来越小,渐渐消失在漫天雨幕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千山便民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千山便民网 X1.0

微信扫描